关闭微信号码
微信号: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以上二维码 或 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
一定要告诉我【从ktv招聘看到的】否则拒绝
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合肥ktv招聘 -> 就恋童年的那合肥夜总会公主招聘片故土(一)
就恋童年的那合肥夜总会公主招聘片故土(一)
【应聘提醒】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培训费、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
独家广告赞助商
会员级别: (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赵生团队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营业执照

未通过身份证+营业执照认证

应聘电话:
13280617512 赵生团队 [查看发帖记录]
打电话给我时,请一定说明在  合肥ktv招聘  看到的,谢谢!
联系微信: 13280617512
  • 只要会打字,动动鼠标、传点图,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ktv招聘站(PC+手机版)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点击注册图片

  就恋童年的那片故土(一)

   邱榕木

  现时的溪南桥头

  想起来并非那么遥远,也就半个世纪前,我的家乡溪南特别美,至今让我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令人眷恋。

  溪南位于闽西龙岩山城,是个被山带河的城中村。

  村子的西边紧靠着一座小山,它有一个意气飞扬的名字,叫登高山。山不太高,它突兀在城区的南边,山上大树不多,听老人说过,原来高大树木很多,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时被旧军队砍伐掉了,就剩下一些低矮的藤类和杂树,但常年还是郁郁葱葱层层叠叠得让人觉得可以登高望远,一览众山小的地方,因此,小时候我也多与小伙伴们邀集在一起,从山下合肥夜总会公主招聘手脚并用直爬山顶,站在抗战时期建的防空警报亭旁,俯瞰城内,那中山街、五彩巷、南门头、下井巷,再放眼城郊,那白米岩、虎领山、西湖岩、东宫下等等,能把山城周遭风光尽收眼底,让人心旷神怡。

  村子的北边挨着一条小河,河流虽小,它却有一个气势磅礴的名字,叫龙津河,意蕴蛟龙泅渡之处。溪南与城里就由龙津河南北隔岸,北岸是城里,南岸是溪南,恰巧各自有棵大榕树,基本上是面对面遥相呼应,至今仍然遮天蔽日异常旺盛。那时龙津河常年碧水蓝天,当它泛起涟漪时像一池荡漾的琼浆玉液,当它平静无声时如一块晶莹的美玉翡翠,河上有一座木制南门桥飞架及一尊七层挺秀宝塔矗立,给龙津河增添了一道巍然屹立的雄姿和响答影随的优雅相互融合的水天景色。每逢清晨和傍晚,河两岸浣纱娘的嬉笑声和捣衣声此起彼伏,常和着潺潺流水声,交响着迎来东升的初阳和送别西去的落日。站在河岸举目环顾龙津河,那的确让人流连忘返。而就在村子的东边又有一条浅浅的小溪流经,也是川流不息,清澈见底,它与龙津河汇合在挺秀塔前,然后共同奔向东边出海。

  旧时两个年代的南门桥

  溪南就是位于登高山旁,龙津河与小溪形成三角洲的一片土地上,方圆不到壹平方公里,有一千余人,也许正是处在龙津河的南边而得名溪南。这里还是龙岩一万多邱姓人家的源头。那时,溪南靠登高山脚下一带多是住房,而近两条河畔的一带则是肥沃的田野。对着城墙南门越过南门桥,有一条小街穿过溪南直达小溪河边,只是离小溪河岸右转有一条小路直通簧门前。小溪河上那时还没有这座桥,过河还靠渡船,河的对岸直到后盂山脚都是溪南的良田,五十年代末才被林业系统所征用。

  凭记忆手绘的溪南地貌示意草图

  溪南的小街被称为“路街”,路街两旁多是住家,最大的房子就是原来的“溪南小学”,一座“四合院”式的两层楼教室带着路街边的一个操场,就是当年中考还比较著名的小学府,还有一处“观音阁”坐落在路街的端头及桥头以及丁厝的“溪南幼儿园”等,其他住家沿路足足延续了数百米,到了供路人停歇休息的溪南“炮楼”亭前后才开始稀疏,那已是离小溪不远了。

  路街是溪南人家主要通道,一头往城里去,一头往小溪方向,路街两旁有几家小店铺,如“乾照店”“迈煌店”等卖一点花生、糖果、梅子等,一个店铺只有五六种东西在卖;边上有一家打铁店,时常听到此一声彼一声的“叮当”声;门口还有生着火焰的补锅,小孩子爱围着看那个师傅捧着火红铁水不烫手的绝活;路街靠桥头的地方绰号叫“大眼睛”他爷爷开的竹篾编织店,一根长长的毛竹进去,经过一番劈、削、织,变成一只只竹筐、竹篮、竹篓、竹椅出来;还有大队的稻谷面粉加工厂等,那个年代,不是商品经济年代,所以一条路街就这几家有点商业气息的店铺在惨淡经营,其余沿路都是住家。路街完全是泥土路面还带煤灰,晴天黑尘飞扬,雨天泥浆四溅,不时还有狗屎、猪屎和牛屎可见,不过,也很快被人捡走只剩下一处屎尿痕迹,可就这样的路街,却是溪南人家的交通要道外,也是每逢春节、元宵、端午、中秋时,围拢着跳采茶灯、舞狮、比武,搭台唱山歌或者平时白天晚上摆几张凳子会聚“啪兰诺”(聊天)的地方,尤其在大队门口的“三角坪”和小学大门前后更是热闹。除了这条主路街外,还有几条七拐八弯的窄巷,如紫浩巷、大同巷等,如此数条街巷阡陌共同构成了溪南人家晨出暮归、东来西去的路径。

  当年路街上的小商店( 溪南书屋)

  溪南的先祖从登高山脚建住房并逐步扩展延伸,于是,以路街为界,东南片住房逐步稀少,除了紧挨着路街有些住家外,其余一片片都是良田,直至过了小溪那边以及往“陆厝墩”方向都是溪南人家的田地,每当插秧后,田里先是一片绿野,秧苗摇曳,生机盎然,待到稻熟收割前,田里便是一派金黄,稻香扑鼻,丰收在望。人民公社后,除了新陂那一带外,溪南范围内的田地全改种蔬菜供应城里,于是,又变成一片果架瓜棚,青枝绿叶,四季姹紫嫣红,蜂飞蝶舞,溪南一时成了菜蔬的王国乐土,妙不可言。

  农耕时节的溪南田间( 溪南书屋)

  成为蔬菜基地后的溪南田间( 溪南书屋)

  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是龙津河上的各种活动。首先是划龙舟,每年端午节那几天, 周边几个村子的龙舟汇集到溪南河段上竞划,附和着岸上或者浅滩里数千人们的呐喊声冲向下游挺秀塔旁的终点站。其次是看南门桥上跳水或者河里打水球以及游泳比赛,清澈深渊的河水让爱好游泳的健儿提供了极尽施展技艺的去处。再就是河水退到最低时,溪南河坂常裸露出一大片河卵石滩,个个干净洁白,没有浮土粘粘,只有河沙铺垫,因此,可搭建戏台演山歌戏、汉剧或者供马戏团、放电影等,实际上成为宽阔的溪南露天舞台。年幼的时候,遇有做戏便跟着奶奶,抬一张长条椅子吃过晚饭就早早地去占个位置等候,连城里的人也不例外,有什么演出时也提张凳子走过南门桥来看热闹,两岸百姓皆大欢喜其乐融融。

  家乡毕竟是两河夹角处,河岸及桥梁没有建成前饱受洪水侵扰,家家户户淹水几十公分是常有的事,这也是孩子们最好玩的时候,蹚水、划水及溅水无奇不有,而这时候大人们便苦于原有的南门木桥及小溪简易浮桥均被冲毁,不能进城,无法外出,只能靠渡船。那时,渡船一次乘坐壹零个人以内,每次伍分,船工都是溪南人。毕竟溪南以水为伴,有些人就以水为生,以水为业,谙熟水性的人多,船只也多,自然,家乡的水故事也多,比如溪南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普遍会游泳;龙津河上的鸬鹚是溪南人的;撒网抑或钓鱼者多是溪南人;划龙舟竞赛的前三名肯定有溪南人等等,总之,龙津河和小溪河经久不息地流淌着许许多多溪南人吃苦、诚实、顾家的美好故事。

  登高山下的那一方土地,两条河畔的那一处三角洲,如痴如醉、如梦如幻的那片故土,世代薪火相传地孕育着溪南人的智慧和能力,传承着龙岩邱氏先祖的厚德和基业,虽然随着新中国诞生柒零年来,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上述的那些地面物都已不复存在,但童年的记忆永远存留在心头,让我至今魂牵梦绕而难以消弭。

  贰零壹玖、壹零、叁壹于福州

  如今的溪南大榕树

  *

   简介 : 邱榕木 笔名:秋龙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溪南人;路桥高级工程师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

  年轻时参军在铁道兵七师,现系铁道兵《白浪情》之友。退伍后长期在县、市、省级交通公路和城市建设部门从事技术和管理工作。曾任职于福建省高速公路建设总指挥部、福建省高速公路集团公司,现任职于福建省高速公路学会。

  著有:长篇小说《中国路姐》《路魂》《铁兵谣》;散文集《漫步地球村》《东水涟漪》;诗词集《榕木诗词选》。

  *

   :刘 忠《白浪情》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ktv招聘看到的,谢谢!